Yuris文库专题文集

Yuris文库近期发表

序列(一) 身陷囹圄

序列(一) 身陷囹圄

花和在死神陪同下经过了冥界最繁华的街区,花和听到了些许流言,而“新任时间之神”的传闻令花和忐忑不安。最终,花和假借方便之余摆脱了死神的控制。正当花和计划下一步的行动时,眼前竟出现了一个骇人的处决现场。

序列(一) 末班车

序列(一) 末班车

花和在任内辞去了立华市市长一职。在神无中学毕业的前几天,花和因自责罹患抑郁,最终病倒了。终于,神无在毕业典礼的这一天,赶上了前去祁红住处的末班车。

上 先生与我 (三)

“是的。体验过美满爱情的人,会说出更柔情的话。可是。。。。。。你,爱情是罪恶呀!知道吗?”

呐喊 目录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上 先生与我 (二)

先生和我穿过墓地向马路走去。在标有依撒伯拉某某之墓、神仆洛金之墓等等的旁边,立着一座写着“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塔等等。还有写着全权公使某某的。我在着“安德烈”三个字的小墓前问先生;“这用外文该怎么念?”“我想应该念作 Andree 吧?”先生苦笑了一下说。 先生对于这些标志各种人物的墓碑式样,似乎并没有像我这样觉得滑稽和有讽刺味。我指着圆的墓石,细长的花岗岩墓碑,不停的说这说那。起初他默默听着,后来他对我说:“死这回事,你还没有认真想过吧?”我没作声,先生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上 先生与我 (一)

我就是在嘈杂中发现先生的。那时海边有两家茶馆。由于偶然的机会,我习惯于上其中一家。跟长谷那边拥有大别墅的人不同,来这儿消夏的客人没有各自专用的更衣棚,必须使用这种公共更衣处。他们除了在这儿喝茶、休息之外,还在这里洗泳衣、洗净带盐分的身子,或者把帽子和伞存放在这里。我没有游泳衣,由于怕带来的东西被偷掉,每次下水前都在这小茶棚里脱得精光。

S.S.R备忘录。。。什么的

S.S.R备忘录。。。什么的

一点关于折腾S.S.R的笔记

欢迎来到Yuris文库!

感谢您选择Yuris文库!这是一篇向导帮助您在 Yuris 文库尽速编写锦绣篇章。

关于我写小说的契机

我从9岁就开始写小说了,这可能跟我爷爷有很大的关系。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哈喽我是奶昔!海外留学生,作为新手只能拿点日记出来骗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刚开学那段时间情绪有点低靡,华丽的辞藻以我的水平写出来只会像是中二病晚期,所以我基本用的都是非常平淡的手法的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