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列(〇) 路途遥远,敬请小心谨慎!

序列(〇) 路途遥远,敬请小心谨慎!

日向花和 于2016年04月13日 11:23:54发表在物语永无结篇:海音寺的裁夺
文章总计1573字,阅读全文大概需要3.93分钟。

“这才叫夕阳嘛。”

时近傍晚的内海,远处的太阳却仍离落山还有一大截。操场上还有稀稀散散的三两人在互相扔棒球,而且仅限于扔棒球而已,闷热的天气下,能出来活动的时候也就只有傍晚了。

终于有一个人失了手:棒球被抛向了错误的角度。这下三个人慌了神,因为这颗棒球正飞向旧教舍的窗户;但随即地,旧教舍的拐角处意外冒出一个人影来,而这颗棒球不偏不倚地敲向这个人影的脑袋,发出“嘣”的清脆声响,弹了回去。跑在前面的一个捡回这颗球,见教舍的玻璃完好无损,高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然后他记起来刚才的人影,他抬起头,发现旧教舍窗下果然蹲着一个人。

“没…没事吧。”

“…没关系。”那人捂着头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他摘下眼镜,眼前的一切模糊下来以后,头痛似乎也并不那么厉害了。他记得自己要去职员室,于是便在本已一片模糊的记忆中去回想职员室的位置。他走过操场,拐进拐角,面前出现了职员室破旧的木屋那大致的形状。他摸了摸头,似乎不是那么疼了,于是把眼镜戴上,确认面前的确是职员室后,走进了这座破旧的木屋。他终于在职员室的门口站定了。他抬头确认了下门牌号,敲响了这扇门。

“请进。”

他听到应允,试着推门,但并未推得动。直到他察觉到这是一扇平开门时,里面的人已经将门拉开了。对方怔了一下,舒了口气道, “花和啊,快进来。”

所谓“花和”便是他的名字了。花和合上这扇平开门,还未等对方坐定,便直入主题。

“海音寺老师,明日我要回去,不再来了。”

学校的铃声响过了五次,夕阳的光直射进职员室的窗檐,洒在海音寺的桌上。海音寺拾起遗留在桌上的讲义,似是漫不经心地答道,

“你确定要回去吗?”

“是的……下一学期还要转学。这次是来与您道别的。”

“原因呢?突然的事情,总有些理由吧。”

“这是父亲的意思,我不好反对。”

海音寺从眼镜的余域瞥了一下这个学生,手中暂停的工作又继续忙活起来:

“既然你的父亲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反对。道别的话,我总该送些东西给你……”

“不必了,老师。”

“不。我要你听我说几句题外话,礼物的事,说得难听一些,实则权当作封口用。”海音寺最终停下了桌上的工作,转而正视着花和,“时间可够?”

“父亲说明日动身,所以今天没有其他琐事。”

“去旁边取一把椅子吧。”

花和左手旁有一把长凳。花和顺手取来,坐在海音寺面前。海音寺也顺手腾空了桌面上的对面一角,将那本布满灰尘的簿子取出来。

“花和你是什么时候来我这里的?”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大致是暑末,近开学的日子。”

“可真是想不到已近两年了。想到刚与你谋面时,似是昨天一般。”

花和抿开了嘴,微微低头,没有作声。

“花和,希望你不会介意我的话。若是作为你自己来讲,你认为你可以在这个世上‘存在’多少时日?”

花和对这突如其来的疑问感到不解。他皱起眉,抬头来看着面前的导师。

“我…我不敢定论……”

“那么……假若不谈过去,在你的一生结束之后,如果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会不会选择继续活下去?”

“老师……”花和挠挠头,“重生虽于我不可行,但我或许…不,我不知道。”

“那么……这便是我教给你最后一课的思考题了。”海音寺说着,从抽屉中取出一块怀表。

“听着。”海音寺将怀表塞进花和的手心里,“你会做出选择的,为了自己的某种愿景,抑或叫承诺,这样一种驱使自己付出一生的东西。你若找到了自己的愿景,请你一定不要背叛它,……愿景无法承受背叛。”

花和感到鼻腔一股酸劲涌上来,视线模糊了,“不,先生,这我不能收……”

“不必推回来,它属于你。我没有子嗣,总不能让它在我这里断了后路。我……”

海音寺眼中闪着光,沉默了。花和也不再推还,他看了看手中的怀表,向海音寺鞠一躬。

“后会有期,您保重。”

“……后会有期!记得来信。路途遥远,敬请小心谨慎。”

花和收起怀表,噤着泪消失在平开门后。海音寺望向窗外,夕阳终于与远方的山麓接触了。

“嗯……这才叫夕阳嘛。”海音寺挠了挠耳根,收起了桌角的报纸。
日向花和

本文作者:日向花和

「悲雨无绝期,浊泪湿双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