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分类 “轻小说” 下的章节

序列(一) 身陷囹圄

序列(一) 身陷囹圄

花和在死神陪同下经过了冥界最繁华的街区,花和听到了些许流言,而“新任时间之神”的传闻令花和忐忑不安。最终,花和假借方便之余摆脱了死神的控制。正当花和计划下一步的行动时,眼前竟出现了一个骇人的处决现场。

序列(一) 末班车

序列(一) 末班车

花和在任内辞去了立华市市长一职。在神无中学毕业的前几天,花和因自责罹患抑郁,最终病倒了。终于,神无在毕业典礼的这一天,赶上了前去祁红住处的末班车。

上 先生与我 (三)

“是的。体验过美满爱情的人,会说出更柔情的话。可是。。。。。。你,爱情是罪恶呀!知道吗?”

呐喊 目录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上 先生与我 (二)

先生和我穿过墓地向马路走去。在标有依撒伯拉某某之墓、神仆洛金之墓等等的旁边,立着一座写着“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塔等等。还有写着全权公使某某的。我在着“安德烈”三个字的小墓前问先生;“这用外文该怎么念?”“我想应该念作 Andree 吧?”先生苦笑了一下说。 先生对于这些标志各种人物的墓碑式样,似乎并没有像我这样觉得滑稽和有讽刺味。我指着圆的墓石,细长的花岗岩墓碑,不停的说这说那。起初他默默听着,后来他对我说:“死这回事,你还没有认真想过吧?”我没作声,先生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上 先生与我 (一)

我就是在嘈杂中发现先生的。那时海边有两家茶馆。由于偶然的机会,我习惯于上其中一家。跟长谷那边拥有大别墅的人不同,来这儿消夏的客人没有各自专用的更衣棚,必须使用这种公共更衣处。他们除了在这儿喝茶、休息之外,还在这里洗泳衣、洗净带盐分的身子,或者把帽子和伞存放在这里。我没有游泳衣,由于怕带来的东西被偷掉,每次下水前都在这小茶棚里脱得精光。

序列(一) 彼世的神明与现世的神使

序列(一) 彼世的神明与现世的神使

花和在十年之后当选为立华市市长,做了政治家这等在中华联邦里“最低贱的职业”,他也因此处处受辱。在一次偶然的境遇中,花和遇见了此生从未见过的怪人。

序列(〇) 路途遥远,敬请小心谨慎!

序列(〇) 路途遥远,敬请小心谨慎!

海音寺所教授的班里一名叫花和的留学生将随父亲回到中华联邦,花和前往职员室与海音寺道别。

序:夏目漱石和他的作品

夏目漱石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也同鲁迅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差不多。

阿Q正传

阿Q正传

至于舆论,在未庄是无异议,自然都说阿Q坏,被枪毙便是他的坏的证据:不坏又何至于被枪毙呢?而城里的舆论却不佳,他们多半不满足,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而且那是怎样的一个可笑的死囚呵,游了那么久的街,竟没有唱一句戏:他们白跟一趟了。。